是什么支撑着2020中国艺市冲破阴霾热力四射

2020-12-22

  孔达达

  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了极大的冲击,曾经一度致使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艺术市场陷入停滞。随着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国内经济复苏,艺术市场也从危机中逐步复苏,无论是姗姗来迟却硕果丰盛的春拍,还是如期而至热闹非凡的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又或是购买力高涨却不盲从的秋拍,似乎都预示着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在走出阴霾,迎来新一轮并且是更加理性的增长。

  疫情给全球艺术市场都带来了显著的负面影响,也因而5月起国内艺术市场出现的转机格外引人注目

  多项调研报告客观地揭示了疫情给艺术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今年秋天,文化经济学家麦克安德鲁在《COVID-19对画廊行业的影响》报告了对全球795家画廊的调研结果,发现今年上半年,其中83%的画廊出现了销售额缩减,平均销售额同比下跌了36%。而在今年春天由中国多家艺术机构联合发布的《新冠疫情对中国艺术行业的影响调查报告》亦显示,约55%的国内艺术机构估计上半年的收入减少至少三成以上,报告也反映出中国艺术机构普遍缺乏对风险的耐受力,其中90.9%的受访机构表示账上的资金维持不了六个月的生存,73.8%的机构的账上资金支撑不过三个月。

  艺术品拍卖行业深受疫情影响,春拍普遍延期,并有大量企业取消春拍计划。来自ArtTactic的研究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苏富比、佳士得和富艺斯三大拍卖行的销售额跌幅高达28亿美元。值得引起关注的是,从5月起,国内艺术市场出现了转机,陆续有拍卖公司推出线下拍卖会。进入7月,几家国际龙头拍卖企业陆续启动,苏富比香港和佳士得香港春拍分别实现成交额33.49亿港元和18.42亿港元。本土拍卖企业也于8月强势重启,例如:西泠印社拍卖推出30个专场,总成交额为10.99亿元,成交率88%;中国嘉德实现15.89亿元的成交额,11个特色专场拍卖取得“白手套”佳绩;位于广州的优质拍卖公司华艺国际北上推出了首季拍卖会北京精品展;北京保利15周年庆典拍卖会更是实现超41亿元的总成交额,其中吴彬27米巨制《十面灵璧图卷》以5.129亿元成交,登顶全球最贵中国古代书画。

  艺术品网络销售成为后疫情时代一大增长点,便捷、私密的网络竞价很有可能成为未来拍场的主要竞价方式

  随着艺术市场重回正轨,一些最初用来应对危机的紧急措施已转化为常态化,艺术市场正在酝酿一场结构性的转变。为抵消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艺术机构采取了裁员、增加在线销售的投入、缩减旅行和展会相关费用、降低运营成本、以及寻求政府项目支持等一系列举措。疫情迫使人们减少了出行频率,实体销售受阻,却成功地激发了网络购买的热情,艺术品网络销售成为后疫情时代的一大增长点。

  画廊线上交易突飞猛进,有艺术市场报告显示,全球画廊上半年在线销售额比例增至37%,远高于2019年的10%。拍卖企业亦开始投入更多精力开展网络拍卖活动,带动上半年相应的拍卖场次不降反增。来自中国拍卖协会的数据显示,网络拍卖(包括各品类拍卖)共计成交41072场,同比去年增长35.11%。全球范围内,前8个月的在线拍卖销售激增了240%,从9440万美元上升到3.21亿美元,苏富比线上拍卖与2019年全年相比增长了413%。佳士得更是适时推出了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首次实现全球四个城市同步直播拍卖,吸引了10万多个观众,总成交额35亿元。国内拍卖行也纷纷布局线上业务。在12月初的秋拍中,嘉德与央视财经联袂呈现秋拍系列直播,新媒体多平台同步,累计观看1196万人次。其中吴昌硕《致三多花卉册》以5175万元成交,创网络同步拍成交价新纪录。

  “现场、电话、网络”三种竞价方式同场飙价的现象已屡见不鲜,便捷、私密的网络竞价很有可能成为未来拍场的主要竞价方式。由此将滋生出新的产业机会,在艺、雅昌、易拍全球等企业均

  致力于为艺术机构提供网络化解决方案。

  一系列促进和规范艺术市场的法规和政策相继出台,都将为国内艺术市场的后续发展保驾护航

  “十四五规划”将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列为未来发展的主要目标,提出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完善文化产业规划和政策,加强文化市场体系建设的主要方向。各级政府相继推出了一系列的促进和规范艺术市场的法规和政策,对市场发展将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国家税务总局于4月签发2020年第9号公告,解决了增值税改革以来,拍卖企业在开具增值税发票时所面对的税务难题,允许拍卖行就代为收取的货物价款向买方开具增值税发票,而对应货款不计入拍卖行的增值税应税收入。

  为保证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的顺利举办,上海市政府相关部门设立了专门通道,涵盖审批、通关、外汇结算、财税申报、补贴、仓储、物流等多项环节,力求为国内外艺术机构提供“一站式”便捷服务。11月10日,国家文物局与上海市政府签署共同推进社会文物管理综合改革试点合作协议,试点围绕建设上海国际文物艺术品艺术中心的重要目标,旨在推动群众收藏理性化,推动企业经营规范化,提升诚信意识和专业化水平,推动市场环境更加明朗。

  同期,北京市政府也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国家文化与金融合作示范区发展的若干措施》,其中包括建立文化企业贷款“白名单”管理制度、开展“监管沙盒”文化金融试点项目、实施“文菁人才”计划、增加文化金融专营机构等24条措施,旨在加快推进国家文化与金融合作示范区发展。

  尽管秋拍热情高涨,但市场并不盲从,同是热门画家之作,精品和普品之间价格差距显著

  接近年尾,国内艺术市场最是升温至全年的“高光时刻”。

  先是10月15日至11月15日举办的第二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牵引了全球的关注目光。无论ART021还是西岸艺博会都展现了市场旺盛的购买力,各项活动辐射全城近40家美术馆及城市空间,联动起整个上海的艺术生态。

  再是12月初于全国多地陆续拉开帷幕的各大秋拍专场掀起市场热力。中国嘉德、保利、永乐在北京的秋拍共有九件拍品过亿,上海拍场上则有一幅李可染晚年水墨杰作《高岩飞瀑图》以1.167亿元在嘉禾拍卖会上成交。尽管成绩斐然,热情高涨,但市场并不盲从,热门画家的精品和普品之间的价格差距显著,例如傅抱石过亿的两幅佳作,代表作《二湘图》在保利以近1.05亿元成交,而同场上拍的傅抱石《侧耳含情披月影》,成交价只有2千万元;嘉德的《大涤草堂图》,虽尺幅略逊,但画法出色,水墨淋漓,并带有徐悲鸿题诗,便轻松过亿元成交。同期佳士得香港上拍的傅抱石《乱瀑鸣泉》成交价也只有1705万港元。

  在当代艺术拍场,这一现象更为明显,早时曾在佳士得香港刷新个人拍卖纪录的张晓刚作品《血缘-大家庭2号》以9803.5万港元成交,而在中国嘉德当代夜场的张晓刚小专题中,5件作品中有4件早期作品均遭流拍。曾取得高价的其他艺术家作品也有类似的现象发生,画面灰暗,主题晦涩的作品往往更容易受到冷落,如刘小东《人约第五街》、周春芽《绿狗的故事》、张晓刚《佛教徒》和喻红《堵塞》等。经过这些年的跌宕起伏,买家更趋于成熟,市场品味正逐步显现。

  古代和现代书画因为存世量有限,作品一旦被博物馆或私人藏家收藏,短期内很难再度面世,在市场前景不明朗之时,藏家惜售心理较强。当代艺术市场则不断推出新的艺术家,新的追捧对象,近期最为受人瞩目的便是去年因抑郁症自杀的年仅35岁的加拿大华裔艺术家王俊杰。他生前仅售几万元美金的作品,如今急速过千万元人民币,其中一幅《夕阳之河》在富艺斯与保利近日于香港举办的首次联合拍卖中,以600万港元起拍,最终以3776万港元成交。王俊杰作品色泽浓丽,细节丰富,极易触动人心,甚至有人称其为“当代梵高”,而资本的积极参与,更是为其身后留下的1000多幅作品带来了极大的想象空间。

  如火如荼展开的秋拍,明星艺术家的涌现,政策上的利好,似乎都预示着中国艺术品市场将洗清阴霾,拥抱即将到来的崭新的2021年。(作者为上海文化艺术品研究院院长)

  相关链接

  2020年哪些名字成为中国艺拍关键词

  ◆吴彬

  10月18日,吴彬名作《十面灵璧图卷》以5.129亿元在北京保利拍卖成交,刷新中国古代艺术品拍卖成交世界纪录。

  明代宫廷画家吴彬是晚明人物“变形主义画风”和“复兴北宋经典山水画风”的主要倡导者和领导者之一,享有“画仙”之誉。其《十面灵璧图卷》千变万化、精妙绝伦,拥有诸多显赫的国外博物馆展览记录,高达14次的重要出版以及8次古代权威著录。

  ◆王安石

  12月2日,现存最早的王安石文集、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宋人信札册》三卷孤本以2.63亿元在于北京举办的2020永乐全球首拍中成交,创造了宋版书的最高价纪录,使之成为世界最贵古籍善本。

  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收录王安石诗文共计2281篇,全帙100卷,完整保存了宋版的原貌。《王文公文集》在中国境内仅存76卷,除了藏于上海博物馆的72卷,其余四卷一直下落不明。此次新发现的卷17、卷18和卷20《王文公文集》,补上了过往缺失的三卷,为研究王安石及宋代历史、补充史料缺失,提供了重要文献。

  一件古籍为何有两个名字?由于南宋初期纸张短缺,二次利用旧公文纸张或私人信件刻印诗文蔚然成风。《王文公文集》便是印于宋人书简及公牍之上,因而有了附加在《王文公文集》上的《宋人信札册》。它对于研究宋代职官制度有着独特的作用,其中的宋人书法价值亦不容小觑。

  ◆常玉

  2020年,常玉堪称全球艺拍最耀眼的明星。7月8日,其1950年代的作品《绿色背景四裸女》在苏富比香港春拍中以2.583亿港元成交,创下其作品拍卖第二高价,仅次于去年以3亿港元成交的《五裸女》。作品中四位美人姿态相异,常玉本着东方的视野观看裸女,将裸体的呈现归于自然,为《绿色背景四裸女》赋予山水画意。

  7月10日,常玉“红底青花盆”花卉系列的《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以1.916亿港元在佳士得香港拍卖成交,创下其花卉题材最高价。常玉平生最爱画菊,在他已知的133幅花卉油画中,以菊花为主题的创作接近三分之一。12月2日,创作于1931年的《篮中粉红菊》在佳士得香港以1.38亿港元成交,这件作品15年间价格上涨43倍。12月5日,1940年代创作的《红底黄菊》在华艺秋拍以8165万元人民币成交,创2020年内地拍卖市场常玉作品最高价。

  此外,在12月2日的佳士得香港拍卖会上,常玉的《八尾金鱼》以1.702亿港币成交,创下常玉动物画题材作品拍卖纪录。

  ◆朱敦儒

  12月1日,两宋之交文坛巨擘朱敦儒的《暌索帖》在嘉德秋拍中以1.5065亿元成交,创造了朱敦儒个人拍卖的最高价纪录。

  朱敦儒的书法作品师法钟繇而自存风骨,迄今为止所知朱敦儒传世墨迹仅有四件,其中三件均为博物馆所收藏。《暌索帖》约1.4平尺,不仅是朱敦儒墨迹中书写最精彩的一幅,也是篇幅最大、字数最多、面貌最经典的一幅。

  ◆傅抱石

  12月1日,现代国画大家傅抱石《大涤草堂图》在嘉德秋拍以1.38亿元拍卖成交。《大涤草堂图》是傅抱石早年第一力作,真实见证了他研究石涛的心路历程,也生动展示了他绘画创作的演进轨迹。画中顶天立地的樗木气势撼人,一片蓊郁,草堂掩映其中,石涛安心静立,凝望窗外无限风光。更为难得的是,画上方还有徐悲鸿的亲笔题跋,体现了两位大师的惺惺相惜之谊。

  相较山水画,傅抱石的人物画取材于古典诗词,格调高古,立意不俗。上世纪40年代起,傅抱石以屈原及其诗歌《九歌》为题材创作了大量人物画作品,其中湘夫人是他最喜欢表现的题材,并在拍卖市场屡创高价。12月4日,堪称神来之笔的《二湘图》在保利秋拍以1.0465亿元成交。

  ◆朱德群

  7月8日,朱德群五连屏作品《自然颂》在苏富比香港以1.137亿港元拍卖成交。这是私人手上尺幅最为宏大壮阔的朱德群油画作品,也是他毕生唯一一幅五联屏油画,旨在呼应中国“五行”观念。《自然颂》以深邃璀璨的绿色主调颂赞自然,抒发了艺术家重游故国的激情与灵感。时值朱德群诞辰一百周年,《自然颂》刷新了朱德群拍卖纪录。

  (整理:陆纾文)

【编辑: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