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茶一坐上海17家店全歇业,没落品牌难抗行业洗牌

2020-12-20

  “15年前它们家餐厅还是中餐的高端选择,没想到都要倒闭了。”近日台湾菜餐厅一茶一坐深陷倒闭风波,许多网友在美团点评上写下回忆和感受。

  据一茶一坐餐厅官微日前发布公告称,由于门店关闭歇业,将开展预付卡的退卡工作。12月19日,新京报记者采访发现,上海17家门店均已歇业,并可办理预付卡退卡工作。北京仅有的2家加盟店还在营业中,也可代办退卡事宜。

  专家表示,餐饮行业更新和发展速度非常快,新式餐饮品牌不断涌现,一茶一坐作为十多年前的品牌,没有持续升级更新,势必导致没落。而疫情之下,现金流断裂又无融资能力,就会直接加速这些餐饮的倒闭。

  上海17家门店均显示关闭

  距今年4月传出上海一茶一坐大规模闭店之后,时隔8个月,一茶一坐陷入倒闭风波。12月16日,一茶一坐官微发布公告显示,由于一茶一坐出现门店关闭歇业、预付卡无法正常兑付问题,为维护消费者权益,上海一茶一坐餐饮有限公司委托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展开一茶一坐预付卡退卡工作。公告显示,持有一茶一坐会员卡的消费者,可于2021年3月19日前扫描页面中的二维码进行退卡在线登记。退款期为2021年3月30日至2021年4月26日。

网络截图
网络截图

  实际上,一茶一坐倒闭之事早生端倪。新京报今年4月报道,一茶一坐上海门店已关闭近50%,仅剩七宝万科店、仲盛世界商城店、中山公园龙之梦店、虹口龙之梦店、星游城店、江桥万达店、百联真光路店、紫荆广场店8家门店正常营业。

  12月19日,新京报记者搜索美团APP发现,美团共收录上海17家一茶一坐餐厅,均显示歇业关闭,包含上述8家餐厅。在获悉一茶一坐关门后,不少网友在美团点评上写下回忆和感触。“还记得15年前,它们家还是中餐的高端选择,没想到如今都要倒闭了。这几年确实看不见了,它家的菜品典型台湾菜,干净美味,但没什么特色,会员卡的钱用完后,快六七年没去过了。”一位网友表示。

  对于上海门店接连出现的倒闭潮,七宝万科店店长曾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家店平时生意也一般,疫情期间店里生意不好,拖欠物业多项钱款不得不闭店。”此外,今年上半年,一茶一坐运营方上海一茶一坐餐饮有限公司高层也接连离职,据天眼查显示,3月30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林盛智退出,变更为沈芳羽;同日,董事吴嘉林、马晓星以及监事曹斌退出。

  北京一茶一坐可代办退卡事宜

  一茶一坐北京门店运营如何,是否歇业?12月19日中午,新京报记者来到一茶一坐北京东直门银座店,该餐厅正在正常营业中,高峰期时虽未排队,但食客也不少。收银柜台前的充值优惠海报引人注意,海报显示“旧会员消费请联系现场工作人员更换新版会员卡”。

  当记者以消费者身份问询是否可以充值时,工作人员表示“可以”。而当问及上海总部已经发出退卡通知的疑惑时,该工作人员回应称,现在他们餐厅用的是一套新系统,与上海那边不一样,相当于重新办卡和充值。“我们这家门店属于加盟店,与(北京)庄胜崇光百货那家同属一家公司,今年3月份(老板)接手了这两家门店。”该工作人员表示,在12月16日退卡通告之前,旧会员卡是可以使用的,不过就在前几天,原来的收银系统已登不上去,“旧会员卡现在没法使用,而且听说总部那边已经倒闭了。”

  持有旧会员卡的消费者怎么办?工作人员回答说,可以在总部微信公号上在线退卡,也可以把会员实体卡上交给他们,并做好登记,餐厅将代办退卡退钱事宜。新京报记者从工作人员提供的登记表中看到,已有5位会员登记了退卡信息。

  曾多次爆发加盟风波

  公开资料显示,一茶一坐来自中国台湾,主打台式菜系,2002年在上海开了第1家门店。以“多数直营、少数加盟”的经营模式,曾在资本的助力下进驻北京、杭州、武汉等23个城市,高光期间曾开出上百家门店,2010年还宣称要在3年内上市。

  一茶一坐曾经背后的资本也不容小觑。天眼查App显示,一茶一坐曾有4次融资历程,分别在2005年、2006年、2008年、2015年融资1400万美元、1068万美元、2300万美元、1400万美元,共计6160万美元,领投机构有IDG资本、GGV纪源资本、SMI等。

  然而,近年来一茶一坐的舆论不断。据此前媒体报道,一茶一坐进入大陆市场后,持续亏损至2009年,且多次爆发加盟风波,其中2008年、2009年多个加盟商对一茶一坐提起诉讼,称加盟时遭欺诈,要求赔偿经济损失。而在2016年,一茶一坐武汉加盟商发放储值卡后“跑路”,当时公司总部回应称是“加盟商私发未经总部同意的储值卡。”另据2017年的报道,一茶一坐CEO林盛智承认,由于定位不清,没有切中消费者需求,决策失误影响盈利,因此不得不关闭逾五成的门店。

  品牌没落背后

  一茶一坐官网的门店列表显示,该品牌旗下有53家门店,主要分布在上海、北京、天津、石家庄、无锡、苏州、杭州等地。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一茶一坐”运营方为上海一茶一坐餐饮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自身风险达276条,周边风险达144条,预警提醒达33条。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上海一茶一坐餐饮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沈芳羽的限制消费令已达38条。

  “一茶一坐最初出来时品牌是很时尚的,代表着台式的一种生活方式,这也是它在早年能够迅速打开市场、布局全国的原因。”北京财贸管理干部学院研究员、中国商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赖阳告诉新京报记者,餐饮行业更新和发展速度非常快,新式餐饮品牌不断涌现,这种停留在十年前的审美和消费,势必导致品牌影响力弱化。“如今的一线商场早已看不见一茶一坐餐厅,与其说是疫情导致,不如说这个品牌早已没落。”

  赖阳分析认为,“一些没落的餐厅品牌,在疫情下,现金流断裂又无融资能力,就会直接加速这些餐饮的倒闭,疫情成为压倒这些品牌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一些强势餐饮品牌,不仅有较强的资金流或融资能力能够度过疫情危机,疫情缓和之后变得更加强大,也会吞噬和占领这些倒闭品牌让出的市场份额。

  随着今年大规模的闭店和退卡,一茶一坐倒闭似乎已成定局。中国烹饪协会会长姜俊贤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将使得餐饮业出现新一轮洗牌,目前,洗牌的现象似乎已逐步显现。

  新京报记者欧阳晓娟 文/摄

【编辑:房家梁】